禁欲物理女教受

禁欲物理女教受

或谓人参助气是矣,但多用恐助邪气,何以用之咸宜乎?不知肺气之虚以成痹,非肺气之实以成痹也。肾气不交于心,而寒邪中之,心遂不安而痛矣。

或谓下寒者多腹痛反胃,既是肾寒,正下寒之谓也,宜小腹作痛矣,何以食久而吐之病,绝不见腹痛,岂肾寒非欤? 提阳出于阴,而日间无昏晕之虞;升阴入于阳,而夜间无迷眩之害也。

 古人有以恐胜之者,然舌出由于心惊,复因惊以增其恐,吾恐愈伤心气矣,虽舌骤收,未必不随收而随出也,故降气必须补心,而不可增其恐。于水中补火,则火无太炎之患;于水中祛湿,则湿无太息之忧。

 凡龙雷所劈之处,树木必变紫黑之色,所过脏腑何独不然。一剂语言出,再剂红肿消,三剂而胃中之饥渴亦愈矣。

治法解其阳明之热,而少散其风则得矣,不必更治其湿也。 必须大补其气血,气旺而痰自化,血盛而痰自去也。

盖伤寒至吐泻之后,上下之邪必散,而热未解者,此邪在中焦也。非若君火、实火虽郁而仍能发动也。

Leave a Reply